性用品活塞式飞机杯_子洲屡遇违规 路上的忧伤(1999年“行走黄河”日记)

  很多亲们对于 性用品活塞式飞机杯_子洲屡遇违规 路上的忧伤(1999年“行走黄河”日记)的内容很感兴趣,下面就跟小编一起看看吧。

  黄河宁则天下宁,黄河不靖则天下忧心。治理黄河,历来是中华民族安民兴邦的大事。1999年5月10日至6月13日,人民日报社“行走黄河”采访组,逆黄河而上,就黄河流域的防汛、断流、污染、水土保持、生态建设、文化承续等课题进行采访活动,刊发了上百篇、十余万字的文字和约200幅图片。

  20年后, 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,人民日报社重启“行走黄河”大型融媒体报道,在“2019行走黄河”活动启动之际,人民网将“行走黄河”系列报道重新整理发布,以帮助网友更好了解黄河以及黄河治理情况。

  ●在取缔布告的对面,土炼油明目张胆的喷吐黑烟

  ●木材加工场老板:“上面不许砍,偷着砍呗!”

  ●哀而不伤的信天游,从生活走向表演

  1999年5月29日 星期六 晴转多云 29-18摄氏度

  延安-安塞-靖边-子洲-绥德 行程350公里

  本来从延安去绥德,应从清涧走较近,但这条路正在修路,不得已绕了个大三角,转从靖边走。一路上兜山绕水,弯道极多。车过安塞,就让人寒毛凛凛,先是一辆大轿子车整个儿翻在沟里,司机郭师傅喟叹:“这些车光顾赚钱,白天夜里连轴开!”又过了一段,是一辆拖拉机底朝天翻在路上,附近斑斑点点都是黑色石油的痕迹,据说是凌晨时分,拖拉机与一辆油罐车相撞,拖拉机司机重伤,生死未卜。

  下午车过子洲,在307省道两侧接踵遇到无法无天的事,不得不频频停车。

  先是闻到浓浓的焦臭味,沿路出现分布极密的土法炼油工场和络绎不绝的油罐车。土炼油黑烟滚滚,污水横流,占用了大量耕地。

  拉油的司机告诉我们,土法炼油的原料石油是从附近的国有油田中偷来的,偷窃者有油田职工,也有附近农民。然后有人从他们手中买来石油,再转手卖给土法炼油业主,以极原始粗糙的办法炼成不合标准的柴油、汽油,再廉价卖给加油站等处,坑害顾客。炼油场地有土炉子,几个冷却池,炼制蒸发的油气通过管道经过冷却池,冷凝成油,流入地下管道,随时可以注入前来购油的油罐车。

  据说,这是这一带一些农民的致富之道。

  有讽剌意味的是,就在一家土炼油工场的对面,布告牌中贴着一张《子洲县人民政府关于坚决取缔土炼油的通告》,警告说要在5天内拆除。布告的日期是5月24日,今天是5月29日,正好是五天,然而,“热火朝天”的小炼油完全不见拆除的迹象。询问一位业主,他敷衍说:“明天就拆。”“明天不是违规了吗?”他嘲弄地看看我们:“违法的事多着呢?”

转载请注明本网,本文标题:性用品活塞式飞机杯_子洲屡遇违规 路上的忧伤(1999年“行走黄河”日记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jhongju.cn/feijibeishimeyangdehao/19.html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